首 页| 快 讯| 财 经| 娱 乐| 法 治| 女 人| 家 居| 房 产| 电 视| 视 频| 图 片| 汽 车| 城 市| 科 技| 购 物| 论 坛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科 技 >> 书画艺术 >> 内容

神州一支笔

时间:2016/9/24 13:04:1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2015年9月仲夏,湖南省展览馆风波突起。 起因是由省文化厅等单位牵头的“书画名家作品展”组委会,分配给陈恺良一个近百平米的展厅,他的一幅《八骏图》就宽达10米,其他参展者仅有一或者两个展位,他们认为组委会有失公允,聚集了几个人找组委会理论。究其实,组委会给陈恺良的远不止一个展厅。步入展馆,大门两厢...

──还说陈恺良的书、画、诗、联

廖文伟

湖南慧眼格外看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安豁达另眼青睐

20159月仲夏,湖南省展览馆风波突起。 起因是由省文化厅等单位牵头的“书画名家作品展”组委会,分配给陈恺良一个近百平米的展厅,他的一幅《八骏图》就宽达10米,其他参展者仅有一或者两个展位,他们认为组委会有失公允,聚集了几个人找组委会理论。究其实,组委会给陈恺良的远不止一个展厅。步入展馆,大门两厢左边整面墙壁,布置的是油画大家李自健的巨幅力作《南京大屠杀》,宏伟壮观,气势磅礴;右边整面墙壁,布置的是陈恺良所书每屏248厘米高的行草14条屏《滕王阁序》博大恢弘,雅亮清新。参观者迈步进来,左边提示人们幸福不能忘国耻,右侧展示的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。陈恺良的书和画,成了整个展会的亮点。

2016年10月,经国务院批准、文化部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将在陜西举办,咸阳秦峰美术馆设有“美术书法优秀作品展”。这是我国规格最高、规模最大、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艺术盛会,组委会单独给陈恺良发了邀请函,安排给他的是500平米的整个展厅,比湖南给他的多了400平米。6月25日,秦峰美术馆以037号红头文件的形式送达邀请函,说鉴于他“在当代画坛的巨大影响力和卓越成就”,诚邀他参展。白纸黑字给他两条“优待”,所有装裱费全免,一切布展费全免。隨后特邀陈恺良夫妇赴咸阳实地考查,要求陈恺良8月30日以前将作品送达。

三湘书画界又有人惊愕了,陈恺良没有进任何一所美术院校镀过金,更没有官方美协书协的显赫身份,他恁什么得此殊荣?

他们一定是忘了,李白、杜甫没有进读过中文系,他们却被誊为千古诗仙、诗圣;王羲之、吴道子亦未进读过美术院校,他们却有百代书圣、画圣的盛名。齐白石、梵高也没有进过美术院校,他们在中西绘画史上的崇高地位,却是不可撼动的。

“豁达常推海内贤,两个组委会的有识之士,都能慧眼识珠。他们相信要不了多少日子,他们青睐的陈恺良,必将成为中国画坛又一颗燿眼的明星。他们对陈恺良另眼相看,代表着他们心臆中要呐喊的一句话……

西湖畔哭求要买马

沙伽八万金卖藏獒

陈恺良自幼喜欢画画写写,家贫无钱买纸笔,便折柳当笔,平泥作纸,无师自通,竟然猫狗虫鱼跃然地上。上世纪60年代初,13岁的陈恺良盘腿坐在展馆地上,临摹民国画马大家张一尊先生个人画展的骏马图,先生偶遇,见他聪慧好学,当即收为关门弟子,从此一支画笔长相伴。陈恺良不单有恩师张一尊悉心传授画马画山水的技艺,隨后三湘国画大师杨应修亦纳其为弟子,耳提面命,尽授其花鸟虫鱼兽画技。同时又从程十万、黎泽泰、吴竹筠、周达等三湘名贤勤习古典诗词、五体书法。

文学和书画艺术是相通的。陈恺良得益于几位大师级名家的言传身教,从此,画马得马,画山得山,画水得水。每有力作,他或题行楷五言,或书行草七律,或一气呵成数百行楷题识,俨然一篇篇小散文,诗文书画相得益彰。

2005年金秋时节,因种种原因离开画坛20余年的陈恺良,突然接到北京“中国书画名家城市巡回展”组委会的邀请函,此后他的骏马图受到北京人的欢迊,成为当代湖南画坛上,首位出现在翰海拍卖会上的中青年画家。紧接着在杭州西湖艺术博览会上尽得风流,携带去参展的14幅骏马图,被参观者抢购一空,无缘者竟然找组委会哭求,陈恺良只好泼墨挥毫再画一幅。此情此境,西湖艺术博览会组委会秘书长、浙江省艺术品经营行业协会副会长汪骥今日仍记忆犹新,他告诉我,外省外市书画家的作品,在杭州最受欢迎的,首推三湘子弟陈恺良。

岂止如此,陈恺良访韩后被授予中韩文化交流大使,访法后被授予中欧文化交流大使,访美时美国华商总会隆重接待,为10名访美书画家颁发“最具影响力艺术家荣誉奖”。颁奖大会上,唯独陈恺良的两幅作品挂上了主席台。在“第十一届阿联酋沙迦中国商品交易会”上,为买陈恺良的一纸藏獒两匹狗竟有人一掷80000美金。非洲国家大使夫人在钓鱼台聚会,他是唯一指定与会的中国书画家,夫人们以能得到他的骏马图为幸事……鉴于陈恺良的巨大影响力和卓越成就,2016年3月,国务院行业专家评审委员会特发“08号”红头文件,评定陈恺良为国家“行业有突出贡献专家”,并选定他为国务院行业专家评审委员会首席专家,同时由中国文化史学会编辑出版《中国书画三大家》专集,选定的是刘大为、范曾与陈恺良。2016年7月1日,远隔千山万水的陜西秦峰美术馆,聘请湖南的陈恺良担任艺术总监……陈恺良的画笔,为他的书画事业开辟了广阔的前景。

国宾馆内八骏受宠

画及天下百种生灵

陈恺良擅画马,奔马、立马、来马、去马皆出神入化,尤以画“八骏”“九逸”最为娴熟,但他花鸟虫鱼兽乃至人物、山水无所不入画。题材涉猎之多样,画路拓展之宽广,笔墨技法之娴熟,纵观古今画坛,实不多见。

陈恺良的骏马图已经成为国礼。2016年4月,钓鱼台国宾馆接待了湖南画家陈恺良,正式收藏了一幅陈恺良的《八骏图》画中奔马撒开铁蹄,追风逐电,良驹一往无前的雄健气势脱纸而出。继索马里总统获赠陈恺良骏马图之后,今年仲夏,两位泰国公主得到国宾馆赠送的陈恺良《双骏图》。陈恺良亦善画虎,他避开了猛虎仰天怒吼的常态,选取虎大王肃穆巡山的凛凛威风入画,意境截然不同。他笔下的雪山卫士藏獒迊面奔来,雄伟壮硕,威猛无畏。老虎和藏獒皆为工笔“丝毛”,工巧至极,竟引得观众近前抚摸抚摸,看看是否湘绣。陈恺良画的牛憨态可掬,健硕強壮。他也画鸡,好斗鸡、石上鸡、觅食鸡、呼伴鸡,唯情侣鸡最富情趣。他的一纸情侣鸡,可谓神形俱佳。最前面一对白母鸡显然有些高傲,黑公鸡则“低三下四”;居中的是一对老少公鸡,覓食时长者表现得有几分谦让;上方的庐花母鸡配黑尾公鸡,公鸡显然表露出几分防范神色,唯恐别的公鸡插足……池鱼、攀猿、戏虾,在陈恺良笔下皆栩栩如生,笔墨分明,情境相生,逗发“读者”生发共鸣。

许多人不知道,陈恺良的小写意青绿山水造诣很深,削壁推飞岭,苍莽唱秋声,云蔚霞起,飞瀑送孤舟,大山大水,玄远无极。然而笔墨秀润,韵律欢快,虽有万仞之奇却是笑傲高深胸臆旷达。陈恺良的仿古山水突出的则是苍莽,滔滔野水,有携琴访友者待渡,情致高雅。陈恺良的人物画,完全可以与专攻人物的画家相媲美。君不妨看看陈恺良笔下《老子出山》、《唐夷击鞠图》、《得失图》、《美女与骏马》中的人物,老子的仙风道骨,青牛的步态憨匀,令人过目难忘。唐人击鞠的激烈场景,青春少女与骏马的依依之情,都表现得极为得体。《得失图》画的是一则典故,说的是汉元帝时丞相卓茂不好与人争是非的故事。说是出行时有乡人指认卓茂那匹辕马是他的,卓茂明知那人弄错了,却不与争辩。他对乡人说,既然你认为是你丢失的那匹,你就牵回去吧。如果你那匹回来了,就还给我。不几日,乡人果然来还马,说他那匹找到了,诚惶诚恐,叩头谢罪。《得失图》场景古雅开阔,人物神情生动,归马骏逸而安闲。

没有人会否认,陈恺良笔下动物、人物都讲求一个“活”字,形态活,神韵活,互动活,笔墨语汇所凝聚的,是中华文明传统绘画艺术的写实技巧。

花草虫鱼也是陈恺良笔下的重要题材。他画墨虾,也画墨竹,亦画彩墨池鱼,画得多的是花鸟。他的“紫藤麻雀图”清丽淡雅,一挂紫藤淡紫淡墨,几只麻雀淡黄淡黑,唧唧喳喳,翻飞嬉戏。如拂煦煦和风,若有春色撩人。“秋趣图”绘画的则是秋天里的满架丝瓜,他娴熟地驾驭着线面结合、工写结合、染绘结合的传统笔墨功夫,得心而应手。他笔下的冲天凌霄、莲荷翠鸟、淡墨幽兰各有情致,笔墨语言与审美情趣揉和得十分和谐。

中国文物出版社出版《当代中国花鸟画大师》系列作品集,三四名家,取陈恺良的作品为封面另有10余幅作品收录中。

书画精深不分高下

诗联隽永伯仲难断

精于诗、文、书、画的全能画家,古往今来都被视为奇才。

但古人无愧于“书法家、画家、文学家、音乐家”全能画家称谓的,唯有东晋王羲之的叔父王廙。名列“清六家”的明末清初画家吴历,不单山水画得清妙,诗也写得奇好,而且精于书法,亦为全能型书画家。

芸芸画马大家中,唐代有个曹霸。杜甫说他“丹青不知老将至”,笔下“一洗万古凡马空”,赞颂无以复加。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,称徐悲鸿画马亦为“一洗万古凡马空”,同样给予极高的评价。唐代韩干以“照夜白”享誉古今,宋代李公麟的“五马图”、元代赵子昂的“浴马图”、清代郎世宁的“百骏图”,都是不朽之作。而画马著称的赵子昂亦精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鞍马、墨竹,五体书法出类拔莘,但他诗文稍逊……当然,他们多以画双马图、单马图、立马图著称,像陈恺良那样铺10米大纸,挥3尺巨笔绘八马奔腾的,古今罕见

当今书画坛上,能隨意涂抹几笔即自诩“全能画家”的不少,真正诗文书画皆有深厚功底的全能画家是屈指可数的。植根于湖湘沃土的陈恺良,是否称得上全能画家?他的绘画题材广涉山水禽兽人物花鸟,其功底造诣不同凡响,想必读者诸君已无异议。他的书法诗文究竟如何?

笔者下笔便提及的巨幅14条屏《滕王阁序》,每条高248厘米,宽逾50厘米,行书1000余字。其体势放纵,圆转入怀,牵丝入纸,迅疾而活泼,张挂在墻上,满壁沁溢书香。这样的巨幅书法,首尾相顾,气韵相通,莫说是画家,就是书法家,纵使管毫娴熟,也须思量思量如何下笔。四条屏《秋声赋》为隶书每条高168厘米,既有晚清隶书的古茂意趣,又有汉隶的方正气息,虽未“犯险”,却也生“妙”,用来表现自然秋声的经贯天地,带给人们的是满纸萦怀叹咏。铁线篆属小篆,要求用笔既圆转灵活,又首尾似线,细硬如铁。书写铁线篆要有很高的笔墨功底,须有平和心境,务求全神贯注,对书家的要求很是苛严。陈恺良《崔子玉座右铭》四条屏即为铁线篆书,每条高68厘米,字字婉约而动,笔笔玉润纤纤,但线条粗细故作些微变化,为通篇书法増添了灵动节奏。陈恺良书大幅字、画大幅画,展现的都是大气势。其实他的蝇头小楷同样相当出色,笔墨停匀有序,关联映带灵巧,笔隨心走,小中见大。他的草书纵任钩连,笔势奔逸,是心臆的抒发,也是情致的纵横捭阖

陈恺良的书法,无论是从结体章法还是从点划笔法审视,其艺术价值都不亚于他的绘画作品,许多纯一的书家,未必可以与他相提并论。

陈恺良书画题跋极少引用古人诗词名句,每有新作,必题诗作文,皆为有感而发。他画幽兰,分别题过“少耽书画渐成痴,砚海游龙忘岁时。寂寞丛兰幽谷里,香为王者少人知”、“闹市无人识,深心独自知。野风勤拂拭,香气满乾坤”,以兰喻人,宣蔚抱负。他即兴作寒梅图,题跋“斗转星回,山河新岁,后园花艳,雨露同沾,忽见梅花怒放,枝影扶疏,顿添画兴,并吟一绝:兴来挥笔写梅花,满幅清香疏影斜。傲骨经霜尤峻拔,冰肌缀萼世人夸”,文与诗,皆清雅新悦他的骏马图洋洋洒洒题数百字者常有,信笔抒怀,说马在战阵中屡建殊功,议马与人的生死之托,俨然一篇篇微型散文。骏马图题五言、七言律诗居多,如“紫毫濡染墨淋漓,写出神驹自奋蹄。骏足嘶风随壮士,昂扬不愿受人羁”,酣畅写马,盛赞良驹;如“满身云水上汀洲,跃出当年紫燕骝。只要有缘能识我,与君腾达共风流”,唱骏马矫健,歌人马情谊;如“浮云紫电啸秋风,无复当年野战功。惟有夕阳相伴在,落花芳草灞桥东”,战马思烽火,骑士念其功;如一路电光一路风,驰驱万里似彪龙。今朝画出轩昂态,始觉人间万马空”则是自赞八骏“疾驰而去”前无古人的空灵意境。作家出版社出版《传世孤本·千家诗选》,文联出版社出版《诗经·词经》,都选用了陈恺良的五言或者七言诗。

诸如此类的诗文书画,陈恺良皆自画、自撰、自书,大多沉思有倾,尔后挥笔即来,足可见陈恺良的文化素养和文学功底不同凡响。

而陈恺良书撰的楹联、匾额,早已在大江南北传颂。单是杭州济公活佛祖堂就悬挂有多幅十分引人注目。其中一幅是“圣僧降世济善济公扶正义,活佛临凡惩贪惩恶镇奸邪”,一幅是“心视尘寰名利交争皆属梦,音传佛殿死生轮回俱为空”,都是行楷书体,说的虽是济公,其实也是陈恺良的是非观直白。长沙千年古刹开福寺曾经广泛征集楹联,三湘知名文化人士应征者不少,结果几进殿堂全部选用画家陈恺良的行楷联其中“禅心无礙澄秋月    法鼓多情唤海龙”,是陈恺良那日佛灯初上时,见寺池落月,即兴而吟,禅意极佳。

今年长沙谷山古寺重建,陈恺良高达700厘米的隶书长联赫然悬挂在红墙之上,笔意工润,结体庄重,很好地渲染了古寺的肃穆气氛。

他陪你品茗,兴起时,一首诗一首诗的吟咏,有唐诗宋词,有他的近作,厚积薄发如此。当代芸芸书家画家群中,没有多少人可以唱和,当然也就没有多少人能在创作诗词、楹联的敏慧方面与他比肩而立。他真正继承了中国传统文人的气宇,不服气是不行的。

这些楹联、匾额奕为陈恺良自撰、自书,禅意禅话,日日迊送万千香客,必定世代相传,便不奇怪了。

神州千秋名师辈出

前贤后继必有高人

国画大师徐悲鸿说“五百年来一大千”,张大千当得起如此盛赞。唐代伟大的诗人杜甫敢说,曹霸的骏马图“一洗万古凡马空”,那是因为他只知前有古人,不知后有来者。中华文明的骄傲之花齐白石,同样是五百年来一白石。徐悲鸿本人,又何尝不是“五百年来一悲鸿”?中国画坛上,可以画出徐悲鸿笔下那样的泼墨写意马的,试问,五百年来还有谁? 明代的徐青藤,清代的八大山人,甚至笔意怪异的陈老莲,线条奇诡的任伯年,何尝不是五百年来第一人?

伟大的艺术宗师们,带着他们头上的光环已经逝去。鉴于时代和历史的诸多原因,他们虽各有所长,当得起全能画家这个称谓的就不多了。当代的中国画家,当以千百万计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卓有建树,不少或是画坛,或是书坛的佼佼者。但他们中能赶上或超越古人的不多,名符其实的全能画家就更是凤毛麟角了!画可及天下(人畜鸟兽花草山水),书能精六体(加魏碑),诗联世代传(入集上墙)的诗书画全能型画家,并不是哪家书协美协说是就是的,这是综合素质和专业实力的升华。

陈恺良与湖南省书协、美协少有联系,他绝对的不善交际,尤其不谙“上层路线”,全身心地扑在诗书画上。正因为如此,他才有时间、有空间锻炼成名符其实的古来罕见的全能型画家,积蓄了继往开来的巨大能量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我便敢高声呐喊,他是继已逝先贤们之后的,当之无愧的“五百年来一恺良”!

其实,在我前头高声呐喊“五百年来一恺良”的,首先是湖南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名家书画展组委会,接着便是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组委会,他们公开给予没有进过任何美术院校又没有官方书协、美协显贵头衔的陈恺良那支如椽巨笔特别的重视,心臆中蕴酿着的,正是这声振聋发聩的呐喊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“一带一路”记者:陈安生 刘喜民湖南报道

Tags:神州 一支 
作者:陈安生 刘喜民 来源:本站

 

欢迎转载本站文章
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网站首页 - 工作人员查询 - 联系我们 - 投诉建议 - 合作加盟 - 刊登广告 - 法律声明 - 服务条款 - 关于我们
  • 三农报业集团(www.guojiwenyi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京ICP备18049037号